粤港澳大湾区
科技创新先行:粤港澳大湾区将对惠州发展起到什么帮助
关键词:【什么是粤港澳大湾区】 浏览:
科技创新先行者
  
  当下,惠州房价2019最新价格粤港澳大湾区最重要的角色定位是中国科创引擎。政府的大力推动、高技术产业的大量集聚,使得粤港澳大湾区科技创新实力非常突出。而在现如今全球各国都在抢占科技制造点的大背景下,科技创新的重要性愈发凸显。
  
  广东省早期科技水平落后,既缺乏产业基础,又缺乏教育资源。改革开放后,广东省率先投入大量资金用于购买国外先进技术设备,发挥后发优势,通过引进、模仿、吸收的方式逐步地推动技术进步。尤其是90年代在电子信息产业转移浪潮下,广东省已渐渐积累了较坚实的科技基础。
 
  
  伴随着广东省高技术产业规模逐渐扩大,以企业为核心的科技创新能力也在快速提升。同时,21世纪初广东省也适时地加强了政策引导。
  
  2005年,广东省颁布《关于提高自主创新能力提升产业竞争力的决定》,这是全国较早强调“自主创新”问题的政策性文件。2008年颁布《广东省建设创新型广东行动纲要》,其中提出广东省应当先行开展自主创新综合试验,率先把广东建成创新型省份,为建设创新型国家提供有益经验。2011年又颁布全国第一部地方性自主创新法规《广东省自主创新促进条例》。
  
  这一时期,广东省政府的科技创新政策实施步伐一直领先全国。例如率先落实促进企业自主创新政策联席会议制度,率先突破了企业研发经费税前抵扣、自主创新产品政府采购等政策实施难点,率先建立了“三部两院一省”联合推进产学研合作的新机制等。
  
  而十八大以来,广东省全面实施创新驱动战略,将科技创新摆在了更重要的位置,出台了更多相关政策。有学者统计,仅2016-2018年三年,珠三角地区就出台了百余部科技创新文件,内容覆盖财税金融支持、科技人才引进、科技成果转化、知识产权保护等多个方面。并在国内率先推出了一系列突破性举措,例如科技创新券、科研准备金、人才住房政策等。
 
  
  在这一系列政策带动作用下,广东省的科技创新潜力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激发。这使得广东省现在已经成为我国科技创新的前沿阵地。
  
  从科技创新投入和产出两个维度上来看,广东省的表现都位于全国前列。
  
  科技创新投入的主要观测指标是R&D经费占GDP比重(R&D投入强度)。2018年广东省R&D经费规模为2705亿元,位居全国第一,其中珠三角地区R&D经费2586亿元。广东省和珠三角地区的R&D投入强度分别为2.78%和3.19%,低于北京和上海,但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2.19%。
  
  科技创新产出水平一般可以用专利授权数、新产品销售收入两大指标衡量。
  
  2018年广东省专利授权数共计47.8万件,位居全国第一,并且远超排第二位的江苏省。专利授权又包括发明专利、实用新型专利以及外观设计专利,其中发明专利最能体现硬科技创新实力。广东省发明专利授权数5.3万件,仍然是全国第一。在我国发明专利授权量排名前10位的国内企业中,来自珠三角地区的企业占据4席,其中华为、OPPO、格力、腾讯分别位列第一、第三、第六、第八位。
  
  再从PCT国际专利来看,广东省同样表现突出。根据《2018年广东省知识产权保护状况》的数据,2018年广东PCT国际专利申请量达2.5万件,占全国总量的48.7%,连续17年保持全国第一,科技创新实力凸显。
  
  另一观测指标是企业新产品销售收入。新产品是指在技术原理、材质、工艺等方面有明显改进,进而显着提高了产品性能和使用价值的产品,也可以较好地反映区域创新成果。2017年广东省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新产品销售收入约为3.5万亿元,同样位居全国第一(但新产品营收占企业主营业务收入比例约为26%,惠阳骏景花园,低于浙江和上海)。
  
  最后从区域整体创新能力来看,中国科技发展战略研究小组发布的《中国区域创新能力评价报告2019》显示,广东省近年来创新步伐不断加快,2019年广东区域创新能力综合效用值为59.49,排名第1位,这也是广东省连续三年居全国之首。
 
  
  不过目前粤港澳大湾区的科技创新潜力还没有得到完全开发,城市间的创新协同机制还不够完善。例如香港等地高校资源丰富、基础研究能力强劲,但是产业基础薄弱,深圳则有大量的高技术企业、商业氛围良好,但是缺乏高水平院校,两者各具优势,却因为制度约束,缺乏深度合作,导致创新效率低下。
  
  未来随着“广州-深圳-香港-澳门”科技创新走廊建立,粤港澳三地制度对接更顺畅,人才、资本、信息、技术等创新要素跨境流动更便利,粤港澳大湾区的科技创新能力可能会再上一个台阶。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粤港澳大湾区科技创新不仅是带动本区域经济发展,能够还能同时带动全国其他地区科技进步。
  
  有大量研究表明,由于创新要素流动如R&D人员往来等,中国省域创新产出存在显着的正向空间溢出效应。例如李晨(2017)等基于1998-2013年省际面板数据,指出在地理邻近、经济邻近、技术邻近和交通邻近下,邻近区域的创新产出平均每增长1%,本区域的创新产出将分别增长0.25%、0.21%、0.36%、0.45%。
  
  另外,近年来越来越普遍的省际专利合作现象,也使得那些创新绩效较好的区域如珠三角、长三角、京津冀等,能够通过技术合作带动其他地区科技进步。例如谢其军(2018)基于跨省际合作专利数据,指出科技强省与科技滞后省份之间的技术合作,能够提升科技滞后省份的创新绩效。
  
  方大春(2018)基于引力模型绘制出了2016年中国区域科技创新空间关联网络,其中北京、上海、天津、江苏、浙江、广东等地的点度中心度高于全国均值(点度中心度越高说明越处于网络的中心,与其他成员的创新关联越多)。这也一定程度上说明这些省市具有较强的科技辐射带动能力。
  
  3 
  
  粤港澳大湾区的重要性将进一步提升
  
  我们有理由相信,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湾区仍将继续强化其在产业升级和科技创新等方面的领先地位,继而在一国经济乃至全球经济中发挥更重要的作用。
  
  对粤港澳大湾区而言,随着中国区域政策调整,更注重城市群发展,粤港澳大湾区的战略性地位还将进一步提升。
  
  长期以来,以“均衡”为核心的区域战略对中国经济产生了深远影响。自21世纪初以来,为了缩小中国区域间发展差距,中国相继提出了西部大开发、东北振兴和中部崛起战略,强调通过财税和金融政策倾斜,给予这些地区人才、资金等多方面要素的支持。
  
  但区域均衡发展战略的政策实施效果并不理想,中西部省份的GDP占比提高并不显着,各区域的人均GDP绝对差距仍然在持续扩大。除此之外,旧式区域发展战略还产生了一系列不容忽视的新问题。
  
  第一是激励机制扭曲。要从政策层面推动区域均衡,需要中央做大财权,然后通过转移支付的方式将财政收入在区域间再分配。但这一财政安排造成了激励机制扭曲,并影响了到地方政府的财政收支决策。
  
  一方面,许多研究表明转移支付会产生税收替代效应,抑制地方的税收努力,进而给地方财政收入造成实质上的负面影响,另一方面,财政分权、区域政策鼓励、中央财政兜底预期的相互作用可能导致地方政府更激进地扩大支出,进而导致地方债务激增。
  
  第二是资源错配问题。区域均衡战略利用政府“有形的手”来干预生产要素流动,使得资本、土地、劳动力流向中西部省份,加剧了发达地区的生产要素紧张,最终降低了经济整体的效率。
  
  正是因为这些问题的存在,2013年开始中国已经逐渐摈弃传统的“均衡”思维,积极调整区域战略的方向,先撬动以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等为核心的中国经济增长极,然后再通过经济带之间的传导和协同,让各大城市群共同发展,为中国整体经济发展注入活力。目前这一战略思路已经越来越清晰。
  
  以2014年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颁布为标志,城市群建设之路正式开启,2015年至今,已有11个城市群相关规划陆续获得批复,其中京津冀、粤港澳大湾区、长三角都已经或即将提升为国家战略。
  
  在中国区域战略调整的时代背景下,国家会越来越重视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倾注更多的资源让其经济效率得到最大化的发挥。粤港澳大湾区对于中国未来区域经济发展格局的战略重要性也将进一步提升。
  
  从《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来看,国家也确实对粤港澳大湾区给予了深切厚望。根据《规划纲要》,粤港澳大湾区要加快制度创新和先行先试,发挥示范引领作用;要激发各类创新主体活力,建成全球科技创新高地和新兴产业重要策源地;要更高层次参与国际经济合作和竞争,建设具有重要影响力的国际交通物流枢纽。这些都是在政策层面对湾区功能进行再强化。
  • 上一篇:粤港澳大湾区将呈现大国经济体系,究竟该如何发展!
  • 下一篇:粤港澳大湾区发展建设规划第一篇:吸引创新人才!
  • 头条推荐
    团购报名
    购房补贴 / 送管理费 / 免费接机 / 专车接送

    每天网上预约看房前10名享受优惠


    Copyright 2018 - 2021 粤港澳房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
    粤ICP备19052012号

    您要报名看房的楼盘是

    已有人报名

  • 预约报名 - 享优惠